首页 - 媒体视角 - 内容
56
【锦观】奋进—成都党史百年回眸|今日讲述:红色特工张露萍
文:成都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刘毅

原文链接:https://v5share.cdrb.com.cn/h5/detail/normal/4272678820480000


在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发展过程中,多少革命英雄为追求国家独立与民族解放,在枪林弹雨中相继倒下,却又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在他们当中,有这样一类英雄,他们的武器不是刀枪,他们不在前线打仗。但他们所面临的危险、所作的贡献丝毫不比火线上的战士们少。他们为了输送有价值的情报,往往需要在世人面前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在白色恐怖中保持沉着和冷静。个中艰辛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他们就是红色特工。


今天,我们要认识的是一位女特工,她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8岁投身秘密情报工作,19岁不幸被捕,24岁被国民党秘密杀害,至死未暴露真实身份,她就是张露萍。张露萍于1921年出生于成都崇庆县(今崇州市),原名余家英又名余慧琳、余硕卿、黎琳。“七七事变”爆发后,成都各界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在车耀先等革命先辈的教育引导和《大声》《延安通讯》等革命刊物的影响下,张露萍踊跃参加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积极投入校内外抗日救亡团体,为宣传抗日救亡四处奔走,大声疾呼。




1937年12月,在成都“抗敌后援会”和车耀先的安排下,张露萍离开成都,踏上了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的征途。1938年10月26日,张露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秋,张露萍按照组织安排去往重庆,在国民党军统机关电台做地下工作。当时,中共南方局交给张露萍三项任务:一是领导已经打入军统电讯处的张蔚林、冯传庆;二是直接与南方局联系传送情报;三是结合现有条件,在军统电讯处继续发展党员。


作为地下党支部书记的张露萍带领战友们成功获取了军统重庆电讯总台的密码、波长、呼号、图表和军统在全国各地秘密电台的分布情况……源源不断的情报被送到南方局军事组。在极其险恶艰苦的环境下,特支成员也逐步壮大到7人。一次,张露萍获悉军统准备派遣一个“三人小组”,潜入陕甘宁边区搜集情报。张露萍及时将这份情报传送给南方局,经中央周密部署,军统特务刚跨入边区就被抓获。就这样,年仅18岁的张露萍和她的战友们,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插入了国民党的心脏,构建了党的“红色电台”。



△读书时张露萍与同学合影,左一为张露萍


谍报的工作是危险的。1940年4月初,设在天官府街14号的中共地下联络站被特务发现,并意欲在地下党开会当晚实施抓捕。为了掩护同志们迅速转移,张露萍临危不惧,乘着夜色毅然只身前往天官府街,巧妙传递了一张“有险情,速转移”的字条,让特务的图谋再次落空。


一个个严重的泄密事件,让戴笠勃然大怒,下令严加追查。1940年4月,张露萍回成都省亲。在此期间,戴笠在张蔚林的宿舍搜出军统局各地电台配置和密码本、张露萍的暗语信及七人小组的名单。张蔚林不幸暴露被捕。南方局获悉后,急电张露萍就地隐蔽,不要回重庆。但可惜,戴笠已提前借张蔚林的名义实施诱捕。随后,军统“七人小组”成员全部不幸被捕。这件事的发生让国民党高层大为震惊,恼羞成怒的戴笠,亲自提审张露萍,但用尽酷刑皆一无所获。


1945年7月14日,张露萍等七人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于贵州息烽快活岭。直到牺牲的最后时刻,张露萍等人都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


“七月里山城的榴花,依旧灿烂地红满在枝头,它像战士的鲜血,又似少女的朱唇。令我们沉醉,又让我们兴奋!石榴花开的季节,先烈们曾洒出他们满腔的热血。无数滴的血啊,汇成了一条巨大的河流!这七月里的红河啊,它冲尽了民族百年来的耻辱与仇羞!我们在血海中新生,我们在血海中迈进。今天,胜利正展现在我们眼前。我们要去准备着更大的流血,去争取前途的光明!”这是选自张露萍同志在狱中写就的诗歌《七月的榴花》。革命战争年代,还有无数青年同张露萍一样,在隐蔽战线上奉献青春甚至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今天我们传承他们昂扬的革命精神,爱岗敬业、乐于奉献、求真务实、不负青春,让无数先烈们用鲜血浇灌的鲜花灿烂绽放在新时代的中国!



  2021年06月02日 10:40  成都大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