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菁菁校园 - 内容
84
【自由谈】别让全职太太变成“绝望的主妇”
文:李燕霞


华坪女高校长反对学生成为全职太太的视频截图


“女性究竟该不该去做全职太太?”


“全职太太怎么了?”


“女性有没有不做选择的权利?”


中国第一所免费女子高中华坪女高校长张桂梅再一次冲上热搜,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反对学生成为全职太太深陷舆论漩涡。当旧日的学生领着丈夫和孩子打算回母校捐款时,她得知这名学生已经做起全职太太,于是不留情面地直接轰人,“你给我滚出去!”


一番话激起千层浪,人们重新将全职太太和独立女性挂钩,引发舆论空间的震荡。秉持着“全职太太是个人的选择自由”的观点,一些人开始炮轰张桂梅,声称其“教育天使”的人设崩塌。


早早辍学、嫁为人妇、围着锅碗灶台丈夫孩子打转......仔细回溯大山里的女孩们的一生,或许就能理解张桂梅的良苦用心。这些女孩并没有“选择不做全职太太”的消极自由,自幼就被抛入“成为全职太太”的流水线进程中,被剥夺继续受教育的机会和经济社会地位。


张桂梅反对学生成为全职太太,无非是想给向学生和社会传递“独立、自强、奋斗”的正向价值观。如果拼尽全力冲出大山后,又退回到原本的宿命中,那么华坪女高的办学初心又何在呢?与其说是张桂梅歧视全职太太,不如说是社会没有给全职太太相应的保障。正是深谙全职太太的两难处境,忧虑自己的学生往后都只能依附着另一个人生活。


跳出这一特殊语境来看,做全职太太真的是全职太太们自由选择的吗?现实是家庭分工仍然难以冲决“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女性在家庭语境中天然地处于“被剥削地位”。这样一来,家庭分工和职业歧视将女性困在性别里,是否成为全职太太的两种选择,并不处于平衡的天平两端。


在急速流动、职业歧视、社会保障和服务体系有待完善的社会中,许多女性退守家庭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男女职员在薪酬上依然存在23%的差距,且女性上升通道狭窄。


电影《82年的金智英


电影《82年的金智英》中,女主角金智英因为生育问题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职业理想,退出职场,回归家庭,做起全职太太。成为全职太太从来都不是金智英自己的选择,而是家庭的需要。孩子需要能照顾自己的母亲,丈夫需要在家打点的妻子。被迫困于柴米油盐酱醋茶,还要被社会指责是“妈虫”“寄生虫”。


金智英的遭遇只是全职太太在这个社会中生存现状的冰山一角。常年从事琐碎化、低脑力的重复劳动,大多全职太太生活的风吹雨淋中成为“绝望的主妇”,在重返职场时畏首畏尾、望而却步。而职场中存在的性别歧视又让女性的职场之路步履维艰,比如一些单位不愿意为女性的产假“买单”,甚至不愿意招聘女性员工以绝后顾之忧。


比起大声疾呼“全职太太是尊重女性个人选择”,是不是更应该看到女性生存的困境,给予相应的社会保障,完善相关的服务体系。正如中华女子学院副教授李洁提到的观点:一种具备独立性自主性的中产阶层全职妈妈可能已经出现了,希望文化和法律制度能够更承认全职主妇们的“社会再生产劳动”的价值。

  2020年11月04日 15:45  成都大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