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806
【校园春秋】从一个人到一支队伍
成大有支飞盘队
文:杨雨   图:西苑   来源:新闻中心



“Hi !快传快传!”


“Cut in!Go go-deep! Good catch!”


全场队员紧紧盯住在半空中盘旋的飞盘,一个从场地边缘线飞驰而过的身影,抬头,侧身,旋转,起跳,一系列动作敏捷流畅,只见他稳稳地落在自己队伍的得分区,伸手,够住了队友传来的飞盘,得一分!在每个周二和周日,这支队伍都会准时出现在田径场,不同于足球和篮球,场上的运动员们追逐的目标是一个“盘”,他们就是成大飞盘队,三获中国大学生极限飞盘联赛西部赛区冠军。


 

一个人 一颗火种


成大飞盘队成立于2017年5月。飞盘队指导老师、体育学院教师古成龙就是飞盘队的发起者。2015年,古老师从西南大学体育学院毕业来到成都大学做辅导员。在大学期间他偶然发现极限飞盘这项运动,发现运动形式和运动内涵都特别适合学校体育,逐渐爱上了这项提倡“自律、协作、情绪管理和沟通”为精神内核的项目,工作后,他决定将这份热爱带入成大。


极限飞盘最早出现在1968年美国新泽西州的哥伦比亚高中,是一项融合了橄榄球、足球和篮球等运动特点的运动。这项运动男女同场比赛,没有身体接触,进攻方需要和队友彼此配合,通过各种战术方式的跑动,传递飞盘,让队友在攻入得分区接盘得分。同时,运动员自己裁决,没有单独的裁判,运动员之间必须相互尊重,这就对运动员素质有一定的要求,因此让这项运动独具魅力。“飞盘运动在高校体育中有着特别的教育价值,‘飞盘精神’中强调的独立思考与自律也契合着大学的育人目标。”就这样,古老师带着飞盘“飞”进了成大。


作为一项新兴的运动,飞盘在国内普及度不高,了解的人更少之又少。飞盘队正式成立之前,古老师带着自己的学生一起,从体育学院开始慢慢向外宣传。2015级休闲体育专业的杨迹就是第一批加入的“元老级”人物。“在古老师的影响下,我决定先尝试一下,后来我慢慢的爱上了飞盘。”杨迹说,“古老师带我一起去打成都极限飞盘Hat赛,打了一次就觉得很有意思,就迷上了飞盘。现在毕业了还一直在玩飞盘。”  


起初的成大飞盘就只有古老师和杨迹两个人,为了吸引更多人加入,师徒俩人每天在新空间广场玩飞盘,热情招引着路过而又投来好奇目光的同学们。他们不断发动周边朋友一起“入伙”。到2016年5月,飞盘兴趣小队聚集了近三十人,成都大学极限飞盘协会应运而生,他们建起一个属于成大的飞盘阵地,协会取名Forange,“F”代表着“Frisbee(飞盘)”,“orange”代表“橙子(成大学子)”。协会刚成立,人、财、物“一穷二白”,古老师就自己掏钱买器材搞活动,带着协会成员一起去班级宣讲,资助同学们外出参加比赛。渐渐地,在老师和队员的努力下,“独立判断、自主裁决、彼此尊重、公平公正”的运动竞技体验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飞盘队现任队长刘波就是在一次招新过程中加入飞盘队的,在打完校园飞盘比赛之后,他也爱上飞盘,决定坚持下去。




盘不掉地、永不放弃


除了是飞盘队指导老师,古老师还担任年级辅导员,体育学院分团委的老师,日常工作繁多,但每周二和每周日飞盘队固定的训练时间,他总会出现在现场监督训练。从基础原地传接盘、原地Marker端攻防对抗、行进间传接盘配合以及攻防对抗、Endzone的攻防战术等战术训练、体能训练、特殊环境中的训练等等一系列科目。“极限飞盘是一项体现综合能力的运动,需要像投篮一样不断练习,提高是一个百炼成钢的过程,需要在场上灵敏地跑动和弹跳,最需要的也是最致命的就是团队配合,没有传盘就没有进攻没有得分,不信任队友也就无法成功。”


哪怕风雨天,队伍的训练也不会耽搁,在特殊环境下的稳定性也是一项必练项目。刘波加入飞盘队的第二次训练就赶上了风雨天,“没有一个人抱怨天气的糟糕,而是认认真真地完成训练任务,让我特别惊讶,也让我更爱这支队伍了。”那天的训练中,古老师说的一句话给了刘波鼓舞和力量:“一定要认真对待风雨天的训练,练好在风雨中的传接盘,你就是晴天,能让队伍在困境中拨云见日。”在以后的日子里,刘波都用这句话来鼓励自己。“古老师不仅是指导老师,更像并肩的队友,因为飞盘运动队团队配合要求很高,所以团队凝聚力就显得格外重要,互帮互助的团队精神让成大飞盘队越走越顺畅,也是我能够坚持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队伍逐渐壮大,到了2017年,古老师开始谋划从协会孵化出一支可以参加全国大学生比赛的队伍,先在成都飞盘圈打出名气,除了成都赛,还要走出四川,让小小的飞盘带着这些年轻人去到更大的舞台,去参加每年的大学生地区赛、大学生总决赛以及各地区的邀请赛。2017年11月,“年轻”的成大飞盘队第一次以16名队员编制的队伍形式参加校外比赛。初到西安,队员们无心去古城墙打卡、去回民街拍照,对即将到来的比赛满怀期待与忐忑。虽然是抱着学习交流的预期,但也都怀有一腔想要晋级决赛的热血。“为了这场梦寐已久的比赛,我们赛前集训了一个多月,大家都在全力准备着。一次一次的横排竖排战术演练、一次一次Endzone、钻石Cut的跑位、一次又一次的折返跑,甚至预测赛场上可能会发生的意外和处置等”。


小组赛,队员们认真观看每场比赛,做对手的战术分析,每一场比赛都全力以赴,连对手都感叹这不像是一支训练几个月就来比赛的队伍。最后一场,他们战胜了西安体育学院,拿到西部赛区的冠军,并获得了中国大学生极限飞盘联赛总决赛的资格。这次比赛给了全队极大的信心,从这以后,飞盘队比赛越打越好。回过头想想,这根本不只是几个月的努力,这其实是成大飞盘队从无到有,积累了2年的时间换来的冠军。


2018年11月,成大飞盘队西安华西赛区卫冕成功,在全国总决赛中,最后一场的决胜分僵持了十几分钟,因为一个小失误丢失了最关键的一分,止步八强。初尝败果,“不甘心!”2016级队员杨科咽下苦涩的泪说:“古老师,回去练成了,明年还要来!”回来后的刘波连续一个月不停地约人练习,除了上课之外的空闲时间,他都用来练盘,直到克服那年全国决赛上暴露的问题。


“盘不掉地、永不放弃”的飞盘精神,飞盘这项运动值得去热爱。在飞盘队一年多以来,我学会了冷静地对待问题,做事试着要追求细节,也锻炼了组织力和领导力。”今年6月,刘波成为了飞盘队队长。


 

小飞盘 大热爱


不同于飞盘队以参赛为主,Forange飞盘协会主要在校内开展日常的训练和推广活动,成都高校交流和每年一次的校内飞盘比赛。从2017年开始,成都大学校内极限飞盘比赛发轫,发至已举办三届,从第一届参赛队员随机抽签匹配队员的Hat赛到现在的由各学院自己组队参赛,参与飞盘的同学越来越多,在校内的覆盖面也越来越广。除了比赛,校内飞盘比赛期间还开展与飞盘相关的趣味活动,让大家体会飞盘的乐趣,吸引更多人的参与。在今年的校园飞盘赛中,古老师严格要求刘波把每一种可能的情况估计好,甚至要求把一些微小的细节做到极致,“虽然有时也会觉得繁琐,但细细一想又会觉得古老师的每一个小的方面都是重要且必须得,都值得去牢记。”“古老师真的是一个追求细节完美,十分专业的人,也真的很感谢可以遇到他这样的良师益友。”刘波说。


古老师因为岗位原因,没有能够持续开设飞盘项目的公共体育课程,他希望飞盘运动可以成为学校一门稳定的公共体育课程,让各个学院的学生都可以接触飞盘、系统地学习以后爱上飞盘,极限飞盘运动也将如星星之火,在成大这方天地慢慢拓开,参与其中的队员院系构成也会更加多元。古老师目前正在努力地参与到现在的飞盘国家队教练团队和飞盘观察员团队中,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参与了国家首期观察员培训班、第三期全国飞盘教师培训、全国高校飞盘高峰论坛,发表飞盘项目学术论文一篇,参与编写大学飞盘课程教材,他希望能在2025年在成都家门口举行的世界运动会中以国家队教练员或赛事组委会成员的身份参与其中。


“盘不落地,永不放弃,Who we are?Forange!”响亮的口号背后是整支队伍拼尽全力的初心和精神信仰,回荡着飞盘爱好者心中的体育梦。



  2019年12月03日 09:42  成都大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