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孙哲:站立成一棵树的姿态

浏览:306 时间:2018-06-08 09:29 来源:新闻中心 字体:【


孙哲老师“走”后,学校官微、官博评论区都被人们的留言“刷屏”:“何其有幸,让我遇见这么好的老师”“孙老师换了地方在做动画,他是最可爱的老师”“他是真正的动画大师,构筑了80 90后的童年记忆”……我曾采访过两次孙老师,他执着热忱、亲和友善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看着这些留言的时候,我很想循着他的人生轨迹,探因他是如何让自己的人生丰富而有质量。落笔之时,我脑中出现一颗大树的形象。高大的树干,旁斜逸出的枝叶,向上,他吸收阳光雨露不断壮大自己的躯干;向下,他伸开宽阔的枝叶和根茎,源源不断地将养分输送给年轻一代,让他们茁壮成长。


一堆变干变硬的巧克力、桂圆……因为搬家,何婧翻出了一堆“珍藏”。因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送的,她不舍得吃,把它们放在了抽屉里,一放就是两年多。


这个何婧口中“全世界最好的人”是孙哲老师。上了大学,知道学校有位动画大师,她成了孙老师的“粉丝”。凡老师在校内的讲座,何婧一场不落;老师帮改的她的手稿,何婧全部悉心保留;老师上的每一节课,她都用手机录了音……本科学习结束后,她毅然报考了孙老师的研究生。他究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孙老师和成大《团圆》主创团队


第一印象 豪情


“只见走进门来一个东北壮汉,声如洪钟,满脸带笑……”郭道荣回忆起与孙老师2004年那次两个人人生中的初次见面。一番谈话下来,孙老师敢想、敢干、敢说给时任设计艺术系副系主任的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师就是大师,那种气质、风范和理想主义……我一下子就被他感染了。”郭道荣在心底叫好——“成了”!


千禧年前后的深圳,孙老师正在此开启创业人生;千里之外的成大美术学院正找准方位,决心错位发展动画专业。要发展,人是关键。时任成大设计艺术系系主任的刘遂海正在国内外广觅人才。彼时,孙老师已在业界浸淫20余年,尤其在受聘香港翡翠动画制作公司任总设计师期间,参与制作了大量世界各地的动画电视系列片,在圈子里颇具声望。刘遂海的同学向他推荐了自己的同事兼好友—孙哲,并在孙老师赴西藏为作品《文成公主》采风归来途经成都时,促成了他们的第一次会面,牵连了孙老师与成大的缘分,也奠定了两人一生的友谊。


那时尽管被称为中国动画的黄金年代,但孙哲老师敏锐地察觉到,中国缺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创动画,成为了国外动画的代工厂。“我们必须培养自己的动画人才,中国动画必须后继有人。”心怀教育梦想,孙老师与求才若渴的成大美术学院一拍即合。


孙老师伏案作画


动画点灯人 敬业


“跨界”教育,孙老师带来了自己的团队,也以“产学研”相结合的全新理念,点灯领路,点亮了西部动画的星星之火。


2005年动画系成立,孙老师任系主任,他擎起成大动画的旗帜,扎根成大做教育。彼时专业刚起步,各方面条件比较薄弱。他利用在业界积攒的良好口碑和一呼百应的人脉关系,广邀业界专家来校讲学。他建立了动画实训基地,将拿到的一些高端项目,与教学结合起来,让学生参与其中积累实战经验。同时,尽量创造机会,让年轻老师有针对性地去北京电影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高校或单位进修、学习,邓杉老师的实物动画、张娟老师的动画剧本创作都得到了较大提升。他还化身“学生”与学院老师一起参加培训,带领中青年教师和学生积极参与各种比赛,在《团圆》等“国字号”的项目中实战“练兵”,不断提升学院老师的教学和科研能力。2011年,孙老师荣获第七届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称号,在获奖的89位艺术工作者中,他是中国动画界和省内高校教师中当选第一人。


他将满腔心血倾注到成大动画事业上,成了大家的“主心骨”,有了他,就像看到树冠的朝向,大家也明白了方向。2008年动画专业获评省级特色专业,动画实验教学获“四川省高等学校实验教学示范中心”,2010年动画专业获评国家级特色专业,2016-2017年度,动画专业被评为五星级特色专业,全国高校专业排名第12位。2014年,学校开始招收艺术学专业硕士(动画方向)研究生,“成都市数字动画原创中心”“成都市动漫人才培养基地”、四川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动漫研究中心”、2011四川省动漫游协同创新中心等动漫教学研究机构相继落户学校。成大动画成为西南地区动画教育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这些都离不开孙哲老师在动画界的个人影响力和兢兢业业的躬耕奉献。


孙老师的工作室


“工作狂” 执着


“孙老师是陕西人,长于辽宁,因此形成了典型的东北人性格,豪爽大气、不拘小节。能够快速地接纳别人,与人建立很好的关系,这也是他形成了超大‘朋友圈’的原因。”与孙老师共事14年的钟骥老师说:“孙老师热情仗义,只要有人找他帮忙,他都不会拒绝。” 一边是担任动画学科带头人,大量的行政性和教学工作,一边是慕名而来的项目。白天的时间已经安排的满满当当,只有挤出晚上的时间来做。动画又是一个极耗费时间的工作,因此,6号专家别墅,窗外的月光多少次照见孙老师伏案的身影,办公桌上的点心填补了多少深夜的辘辘饥肠,一张张手稿见证了他多少个不眠的夜晚……而他总是以饱满的热情,忘我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一天的工作结束通常都很晚了,回家必经的一个铁门也已上了锁,他不忍心叫醒门卫大爷开门,只得绕一个很大的圈儿回家。因为右腿不很方便,短短的路程要花去较长时间。后来,为了省下时间工作,他索性住在了工作室里,摆上床、安上热水器,三餐则由妻子负责送。逢上下午都有课时,教学楼与工作室之间,妻子一天要跑上四趟接和送。


孙老师把所有时间给了动画和学生,一年到头难得有休息日。妻子回忆全家的上一次出行,那还是去年2月份去了一趟西岭雪山。一直以来,因为孙老师工作的原因,家庭出行都以近郊游为主,时间控制在一到两天。


正是这样一个个焚膏继晷不眠不休的日夜,他带领团队完成了《快乐狐狸》《全能冠军生肖鼠》《团圆》等一批精品力作。


孙老师和学生们在一起


“最好的老师” 温暖


孙老师葆有一颗童心,是大家喜爱的“大朋友”。钟骥将这总结成动画人的一种原始素质。“只要一谈起动画,他就无所顾忌,模仿着动画中的人物表情、姿态、动作、配音,手舞足蹈像个大孩子一样。”他的幽默率真,也让他成为团队中的“气氛制造者”,“只要有孙老师在的场合,绝对不会冷场”。孙老师手上功夫强,寥寥几笔就能传神;动画理论烂熟于心,动画造型信手拈来,这使他的课堂兼具理论性和实践性,妙趣横生,成为学生追逐的“爆款”。


一次,上动画原理课讲到怎么绘制人物的走姿,孙老师把动画系所有老师的走路姿态模仿了一遍,引得学生哄堂大笑。表演结束后,他让学生分析人物走路的重心、节奏,并用几个圈儿勾画出来,引导学生将日常观察变成纸面表达,将感性的认知变成美术认识,寓教于乐的教学方法让学生很受益。他的《动画创作》课还被评为了省级精品课程。


何婧记得大三时,教上去的课程作业,返回来时全班每个人都收到了孙老师的一份手稿,他按照每位同学的作业思路,亲手绘制了修改版本,一共40多份。“孙老师身上有真正的匠人精神,他将工作室体制带入到教学中,现场给学生改画,师傅带徒弟一样的手把手地改,这样可以让学生通过手和笔建立起共鸣,使他们了解和捕捉动画的精髓。”钟骥说。


孙老师选拔学生不拘一格。曲长城和辛文是孙哲老师2017级研究生,辛力大学学的游戏专业,曲长城学通信工程。曲长城自小失聪,没有小玩伴,他就“猫”在房间里看动画,看多了就开始动手画。机缘结识孙老师后,孙老师看了他们的作品,带着他们在工作室跟学了半年,鼓励他们考上了研究生。曲长城表达有障碍,但他说的话,孙老师都懂;老师为他准备参考书,鼓励他更自信……


孙老师待人真诚,对学生无微不至。他是学生最亲密的伙伴、最信赖朋友、最敬爱的老师,因此学生每逢重要的人生节点,总要找他聊一聊。他没有架子,和学生们玩在一起,一起Cosplay,他扮托塔天王,“一不小心”捧回一个大奖;他心思细密,学生一句闪躲的话都能体察到其心思和想法,一句“考吧,考上研究生我再带你两年”成为学生的精神向导;做毕业设计指导,他帮学生剪片子剪到凌晨四点;因为学生表露的一个考研意向,亲自“飞”到当地替学生考察。


他言传身教为学子树立了榜样,“老师在艺术事业上的才华、专精和钻研让人敬佩。”“他是影响我最深刻的老师”“他是长辈、是老师,也是朋友,而且他对所有人都这样。”学生们这样评价他。



“大朋友” 可爱


孙老师习惯当所有人可倚赖的大树。他好强,右腿不便,但也从未办理残疾人证,哪怕在创业时期,能享受相关的政策;生病后,他不让学生到医院探望,总是告诉大家自己一切都好;遇到拒不掉的探视,在身体允许的条件下,他也要提前把衣服整理好,端坐在轮椅上迎接;他从不服输,总是以百般的劲头去克服一个个的难题。第一次手术刚过一周,他就又满世界飞,去参加各种学术会议、论坛了。


他也任性,也有“红脸”的时候。在学院发展重心、专业发展方向的争论上,他尤其“坚持自我”,但争辩过后,他立马又烟消云散了。“他是有大格局、大胸怀、大境界的人,是个纯粹的动画人。”刘遂海这样评价老友。


“在我眼里,父亲的强大在于他特立独行的艺术人格。他关注人的心灵和体验所共有的真实与美好。他设计的所有鲜活的动画形象,正直善良、积极乐观、豁达开阔、坚忍执著,也是他情感状态和精神品质的投射。”女儿孙思涵说,“父亲总跟我讲,人生不止一种可能,生活不止一种面貌,要用自己热爱的事物去寻找更多的可能性,打开更广阔的空间。


他乐观,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在医院的病床上,学生们来看望他时,他还拿自己的伤口纱布上的小鸡图案,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护士知道他是动画大师,请他帮忙做一个医院参赛的动画,他也二话不说,带着学生说干就干。他是永远停不下来的“工作狂”,在病床上还在画着参展的一个卡通吉祥物;学生拿着项目的文案到医院,他仔细地一条条的指导和校正;每次同事来看望,两句问候的话还没说完,话题绕来绕去还是工作,关心学生的毕业展览、毕业论文答辩,他有操不完的心。3月26日,他还挂着引流袋,忍着痛完成了研究生三年级的毕业设计指导和一年级《动画导演技巧》的课程。何婧的录音里,最后那节课老师的声音一如往常,声高音厚,让人感觉一如既往的安稳。


女儿孙思涵说“生活里,他展现给儿女的形象是顶天立地、坚不可摧的,那种所向披靡、不达目的不罢休、越挫越勇的坚强性格使我即便经历过种种失败和挫折,但始终都以他为榜样,不向困难低头。”


虽然老师不让学生来探望,曲长城还是偷偷地去了四次医院看望恩师,他记得老师一直叮嘱他:“要好好做动画!”


绵长的怀念


孙老师“走”了,带着所有人的惋惜和不舍。生前他曾透露有两个遗憾:一是作品《文成公主》已完成人物设计,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没有完成;二是想写一本回忆录,记录自己一生做动画做教育的心得,如今都随着他的离开而变成一个省略号。妻子稍有安慰说“他是一个很有侠气的人,他这一生还是挺圆满的了。”在她看来,孙老师在动画上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也无愧于学校和学生。


成大动画的加速跑,孙老师已完成他的赛段。“我们将继续人才引进,创作动画电影《文成公主》,完成孙老师未竟的事业。”现任影视与动画学院院长郭道荣说,“下一步学院将着力学科专业建设,申报美术学博士点,提升学院办学层次;积极推进教学改革,完善教师工作室制度,彰显育人特色;利用开展第三届中国动画学年会契机,扩大影响,占领动画学研究领域新高地。另外,孙老师生前还留下大量珍贵的手稿,学院计划建立一个孙哲动画艺术纪念馆,展示孙老师生前创作历程、教学科研成果,激励青年老师接过孙老师手中动画教育的旗帜继续前行。”现任动画系系主任张娟老师说:“我们全系老师会一起努力把成大动画这块牌子守住。”


曲长城很喜欢漫画《我的英雄学院》,故事讲述了一个天生无能力的少年绿谷出久追随憧憬的偶像英雄欧尔麦特,在以培养未来英雄为目的的雄英学院中求学、成长的故事。他觉得自己就像主人公绿谷出久,虽然能力很弱,但胸怀对艺术的执着,追寻着孙老师,有一天也可以变成英雄。“老师执着于艺术的真诚会一直影响我”。


《寻梦环游记》中说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永恒的消失。钟骥说“孙老师执着于艺术的精神会铭记在每一个动画学子与从业人员的心中。”


如今,孙老师的儿子孙成即将进入大学,学习绘画和摄影,顺着父亲的足迹,体味父亲艺术人生的艰辛和喜乐。


我问曲长城如果时空倒转与老师再见面,他会说什么,他没有犹疑,提笔在纸上快速写下了11个字—“我们一起做好玩的动画吧”。



(文/旻旻  图/四川省动漫研究中心 编辑 闵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