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校友风采展示录】“鸟人”沈尤:走上全职观鸟路

浏览:767 时间:2015-11-16 11:06 来源:新闻中心 字体:【



 

   沈尤:成都大学经济管理专业1997级学生,现成都观鸟协会理事长。

 

    “因为兴趣,我才会在观鸟这条道路上坚持走下去。”

 

   沈尤,从“山里娃”到职业环保人,他不仅用爱好打开了国人观鸟的大门,还为中国的观鸟事业和发展带来了春天。

 

兴趣:从通讯白领到职业观鸟人


  2002年,从成都大学毕业后的沈尤成为了一家通讯公司白领,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并没有减少他在大学时期发展的观鸟爱好。2003年,他在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网站上看到有个“观鸟专区”,立刻勾起了他的兴趣。他开始在网上寻找志同道合的观鸟爱好者。

 

  十几年前的成都,包括沈尤在内的观鸟爱好者屈指可数。那时,只要一有空余时间,他就带着鸟类工具书在市内的浣花溪公园、川大望江校区、成都植物园的等地进行观鸟。起初,由于对观鸟的知识所知甚少,他必须从零开始,从最基础的知识学起,慢慢琢磨,不断积累。一次,单位组织去温江柳江公园培训途中,沈尤平生第一次见到了红胸啄花鸟,兴奋不已的他忘我地在公园里追着这只鸟看了2个小时;往后的几天里,只要闭着眼睛,沈尤便能想象出这只鸟的叫声。 

  

  随着观察的鸟类越来越多,他所观察的鸟类,也慢慢从最普通的麻雀、乌鸦,到了罕见的金胸歌鸲、白眉鸫等。随着他和同伴在成都各大公园举办活动,推广和培训观鸟,不到一年时间集结了这个队伍聚集了近80人。

 

  2005年,沈尤已经成为公司的一名副经理,就在此刻,他却选择辞去自己的工作,注册成立成都观鸟协会,从那以后,沈尤每年大概会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野外,开展鸟类的繁殖、迁徙、栖息地等调查工作。

 

  “当初放弃稳定可观的工作去探索一片未知的领域,做这样的决定时你有过犹豫吗?”

 

   沈尤沉思片刻说道:“其实任何选择都是有得有失的,而这其中的代价就是你是否能以承受你所失去的部分;当你觉得有一件事情是有意义的,就放手去做,不要因为现实而妥协、退让。我当年之所以会做这样的选择,是因为我的兴趣,也正是我的兴趣,才支撑起了我十几年的观鸟生涯。”

 

创业:合作+创新


  成都观鸟协会成立之初,团队只有三个人。2005年,成都观鸟会正式注册成立,更多的活动开始在成都推广,成都的观鸟爱好者很快超千人,影响力逐步扩大。“10年前,成都的观鸟爱好者寥寥无几,如今有成千上万了吧。”他说,观鸟从最初的极小众爱好,发展为如今庞大的兴趣圈,浓缩的是大众对鸟类、对生态价值观的认识转变。

 

  在西方,观鸟是一种占据主流的活动,美国平均每年的观鸟人数有5000万,相当于美国人数的1/4,这给美国创造的直接价值是900亿美元;英国70%的人都是观鸟爱好者,其观鸟协会会员便有100万人,至今也拥有100多个保护区。十多年前,当南非、英国已经大量发行出版鸟类杂志时,中国对于“鸟”的理解却仍旧停留在“食物”的阶段;就在这样的境况下,他进入了“观鸟”这一片待开发的“处女地”。

 

  “‘观鸟’不仅能给人们带来美的感受、普及科学知识,还能刺激“绿色消费”经济的发展。在他看来,“观鸟”活动使得“产业”这一概念在国内从物质的阶段上升到了文明的阶段,突破了传统的价值体系,并能很好地促进人们重新审视传统的社会价值体系,给人们带来一种新的观察维度与视野。

 

  从成立成都观鸟协会并不断发展观鸟爱好者,从而推动鸟类文化发展与鸟类保护工作;面对自己在观鸟领域做出的成绩,沈尤表示,“合伙创业”与“创新创业”应当成为每一位创业者的必修课程。

 

  “共炒一盘菜,同敬一个神”。谈及创业,他说到:一个创业者应当尊重多元化,并学会合伙做事。

 

  “创业的一切价值都是体现在人的身上,一切困难都是人为困难。只要团队有人,一切都不是困难。而离开这些人,我可能将一事无成。”在沈尤心中,合伙创业就像推着上坡路上的车前进,无论是握方向盘还是推车的人亦或是吆喝加油。任何角色都功不可没。

 

责任:从观鸟到为动物请命


  十几年的观鸟生涯中,沈尤做过义务“鸟导”,曾带领中小学生学习观鸟,并将观鸟活动引入各个高校。2006年起,沈尤在成都市及四川地震灾区系统性地开展的“成都市中小学可持续教育项目”,到2012年底共有超过30万学生、家长和教师参与;随着对观鸟研究的不断深入,沈尤的研究成果便逐渐扩大到鸟类栖息地、野生动物生态保护区等方面,2007年,沈尤参与了国际鸟盟主持的《中国大陆重点鸟区名录》四川和重庆部分的修订工作;两年间相继在《大自然》、《动物分类学报》、《生态学报》上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涉入观鸟领域后,沈尤每年大概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花在野外。一直以来,沈尤都希望能够邂逅荒漠猫,运气却总与他失之交臂;2010年,沈尤终于在郎川路至阿西茸路段道第一次遇见荒漠猫,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令沈尤心痛不已:被撞亡的荒漠猫却正在被过往的车辆不断辗压,这段经历让沈尤难以忘怀,此时,沈尤便开始意识到了公路对野生动物的危害性;从此,他便有了一个新的愿望——他要为野生动物做一点什么。

 

  2011年,沈尤挑起了主持实施“G213若尔盖段野生动物公路伤害研究与对策”项目的担子,研究期间,越来越多的志愿者融入沈尤的团队。那时,除了在成都市进行宣传,国道213也成为了他们的“一线战场”:当看到前方的藏羚羊等野生动物群正在过路时,沈尤与志愿者们便会礼貌地去拦下对面行驶而来的车辆,然后为驾驶员送上印有野生动物图案的小旗帜、徽章、手册等,请求他们为野生动物让路一小时,并为他们宣传讲解野生动物保护观念。

 

  “若嘎天上路,车驰牛羊驻;风马旗招展,可为鸟兽度?”经常在公路上穿行,遇见的“鸟撞”、“动物车祸”事件频率也逐渐增加,这让他不禁感慨,开始在自己的朋友圈做起了酱油诗人,为动物们请命。基于自己的研究成果与实际,沈尤还撰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法建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修法建议》两份材料,分别于2011年3月和2012年3月通过人大代表向全国人大提交了议案和建议,获得了采纳。

 



授之以渔:学生创业要自我启蒙


  “你应该多换换角度、多找机位,注意光圈。能不用闪光灯就不用,尽量用自然光。”采访中,窗外突来的雷雨使得室内的光线黯淡了些许,正聊在兴头上的沈尤突然停止了谈话,向拍摄的同学传授着拍摄技巧并不时用手比划着。

 

     三两句讨论之后,他又很快把话题拉回了大学时代的创业热潮,沈尤回忆,大学时代自己身边有很多创业的同学,“那个时候,成大还在荷花池,当时在学生中掀起了一股特别浓厚的创业热潮,我认识的一个女生就在荷花池批发市场批发衣服小物件,课余时间和母亲一起在学校周围的街道处摆地摊卖衣服。如今,那个女生已经有了自己的服装销售公司。”

 

  那个时候,沈尤不仅常常活跃在学生社团联合会、科幻协会、大风文学社、校广播站等学生社团的的活动中,还多次利用自己的假期时间参加暑期社会实践活动。曾经在校期间,他还与小伙伴自主结队去若尔盖做湿地保护与利用报告,并获得2000年成都市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中获得一等奖,这是成大再大学生在“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中获得的第一个奖。

 

  “其实那个时候并没有想这么多,当时做一切事情都是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自己喜欢去做,所以就去做了。”虽然大学时期没有尝试创业,但是大学时期的那些实践经历却为自己在创业的前期累积了一笔宝贵的财富。“有的人一开始创业就比较注重经济利益,其实在创业初期,学习与收获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大学生创业,要懂得自我启蒙。”他以亲历者的身份建议道。

 

  回忆起大学时光,他禁让感叹“成大的包容大度,尤为重要的是给了我一个自我启蒙的机会。“


观鸟:一种品味 一种修炼


  如今,清晨的浣花溪公园时常能见到沈尤。他习惯背手驻足,裸眼观鸟,在褪去焦虑烦躁的心境中,期待着能发现些不常见的鸟。他也时常回学校,拍摄成大嘤鸣湖的鸟,为环发协会的同学们做讲座。他说,“爱鸟,是一种社会价值、是一种生活方式。大学生更是主力军”。

 

  带过多少人看鸟,沈尤已经不记得了。他一直希望,等自己老了的时候,能够有很多人带他去看鸟。如今的沈尤对于自己接触过的鸟只需用耳朵听便能识别种类,十几年的观鸟经历也让他收获了更多。“有的人观鸟就很注重自己看过鸟儿的数量,在生活之余就比较喜欢拿来PK。早些年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其实观鸟久了,你会发现看鸟是一种品味,观鸟是一种修炼,看鸟的本质是其实就是看自然,而看自然的本质就是看人,这两者都是充满正能量的事情。”

 

  在他看来,保护鸟类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成都,现有的爱鸟力量影响尚小。”沈尤的“野心”颇大,他有一个“百万”梦想——用10年至20年时间,将成都观鸟爱好者发展至100万人,从而构建起一个成熟的观鸟产业,并以观鸟者来转变社会普遍生态价值观。

 

  在他看来,自己做的事情其实都很平常。“我一直认为,能够评价我们的,只有历史和社会,不是自己。”沈尤喜欢把自己比喻成一条徘徊在历史之外的一条狗。“狗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家狗,另一种是野狗;前者没有自由,后者可以无拘无束。我则想要做自由自在的野狗”他说。

  

  (文/杨超超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闵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