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大人物

【校友风采展示录】萧文松子:用我心我眼刻录幸福

浏览:731 时间:2015-11-03 09:25 来源:新闻中心 字体:【
 

    编者:成都大学建校37年来,始终秉承“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培育有文化、有素养、有热情、有目标的青年人才进入社会,服务社会,推动社会良性发展。迄今,数十万计校友分散在世界各地,他们以“自强不息,求真务实”的成大精神在自己的一方世界认真经营,他们是成大最亮眼的名片。2015年7月,成都大学新闻中心记者团暑期社会实践队走近8位毕业校友,以文字、视频、影集的形式,记录下他们的创业故事,素描他们毕业后的人生旅程,感受经年后他们的人生脉动。我们以“校友风采”系列,连续8期讲述优秀校友的故事,期望以优秀为榜样,以典型为样本,以先进为标杆,在他们的人生故事中体会执着、勇毅的力量,给认真、奋进的人们以指引。今推出第六期《萧文松子:用我心我眼刻录幸福》。

 

 

      萧文松子:2006级成都大学校友,辛德瑞拉松子影像记录工作室负责人。

 

  他是男摄影师,1米8多高个子的他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出,但却被客户调侃为“松子姐姐”,只因他能与新娘成为“闺蜜”。独特的拍摄视角、暖色调的拍摄风格、温情的后期服务让他在新闻纪实婚礼摄影行业风生水起。


  进入他的工作室,一排富有生气的绿色植物让整个房间温馨满满。松子两步并三步走到圆桌前,拿起遥控器,打开空调,拉开窗户,打开电脑点了首轻松的音乐,瞬间整个工作室里氤氲起一股“小资”情调。


             勇敢者 跨出创业的第一步


  松子说,“没有跨出创业的第一步,那么创业的成功率永远是零。”

 

  创业不是一场说走就能走的“旅行”。放弃已有的稳定工作、父母的强烈反对、前期的资金不足以及行业经验的缺乏如疯狂的水草死死缠住他的脚。整整与父母三天三夜的谈话,让他切割了最大的阻力,“父母拿出了8万块钱支持我的‘疯狂’,农村出身的我,深深知道这是他们大半辈子的心血。”

 

  只是看中这个行业有前景,选择它;因为热爱这个行业,选择它,矛盾则随之而来。“摄影是一门艺术,你热爱它,所以你更想以一种纯艺术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的作品。但这是创业,艺术就必定要与市场经济碰撞,如何平衡两者的关系和矛盾点,这是非常让人纠结的。”

 

  选择扛下这些压力,不是他襟裾马牛,反而是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广元日报》社工作这半年中,不重的拍摄任务,贴心的父母照顾。生活似乎就应这样理所当然下去,但只有自己知道,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更是他能看到新闻纪实婚礼摄影行业的发展前景,加上对自己实际能力的评估,“父母的钱不是用来打水漂的,我觉得自己有能力在这个行业生存下去,我也能看到希望,所以创业不只是靠着一股蛮劲儿。”

 

  学业、兼职、摄影,这三个板块组成了松子整个大学生活。学校会议、校园活动、08年奥运火炬传递到四川时都有他这个大个子扛着摄像机的身影;早上4点到晚上2点的兼职生活已是家常便饭,但也就是通过兼职才接触到新闻纪实婚礼拍摄。


               坚守者 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3+1+4——浓缩为松子这5年的创业历程。

 

  松子很清楚创业永远不是单打独斗的“挑战赛”,而是携手并肩的“团体战”,“当时我就找到了班上两个喜欢摄像的同学,组成了最初的3个人的团队,他们负责摄像,我负责摄影。”当然,作为负责人的他一身还兼顾了谈单、接单、拍摄和后期照片处理。

 

  谈及团队的第一份单,松子觉得自己是幸运儿,“当时在婚纱摄影店做兼职时,除了搬东西,偶尔还拿起相机拍几张,就是这个契机,让有个客户找到了我。”

 

  做好了第一单,便慢慢有了第二单、第三单……一切看似都顺利步入了正轨,但平静的水面下却变数暗藏。“三个人的团队只坚持了一年多,由于各种原因,最后只剩我孤身坚持着。”

 

  一个人的“团队”,一个人的工作室(将客厅作为工作室),一个的奋斗。松子从未动摇过当初拿着父母给的8万块钱时下的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把它干好。

 

  拍照、吃饭、睡觉就是他生活的全部。有段时期接了很多单,瞬间累计了20多场照片的后期处理。他把自己整整关了15天,不分昼夜地像疯子一样工作,“拉开窗帘、重见天日的那个时刻,感觉自己反应迟钝,已经和这个世界不在同一节奏上了。”

 

  在一个人的打拼期间,松子一直都有再组团队的想法,只是在等适合的人。他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训,不断明确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伙伴,“新闻纪实婚礼拍摄这个行业实质就是服务性行业,所以我最看重队友的为人处世。”

 

  最终4人的团队建立,3年多的时间大家不断磨合,“一个好的团队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情况下,必须要有分歧和争论。这就跟恋爱一样,偶尔吵吵架是有利于两个人感情的发展。”

 


                   慢行者: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创业第一个五年我将它规划为学习、成长期。”

 

  第一年,松子坦言,当时自己都不知道拍摄出来的照片什么是好的,也没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只有在不断实践中探寻。

 

  第二年,知道自己想要拍什么照片,却又在艺术和商业的平衡之间煎熬。

 

  今年是松子创业的第五个年头,最初签订的工作室五年的租期刚到,婚纱拍摄价格经过五年从每场600元到如今9995元。

 

  当初松子为自己第一个五年刻板的模子已经清晰呈现,“你认为这是一个你可以坚持、值得奋斗的行业,那么初期你一定不要着急,要一步一步规划。”

 

  第一个五年的结束,松子开始陷入了瓶颈期,“公司发展到现在,在如今的经济体制下,该怎样从现有的高度做到另一个高度,这是我目前需要思考的。”

 

  针对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他认为,“大学生的经历和经验特别少,就更需要把规划的时间拉长一点,因为相对于社会中的人来说,他们有更多的社会阅历和丰富的创业经验,而你没有,你当然需要一个时间段去学习、成长”在收益方面也是同等的道理,“创业初期,刚开始只是一个投资阶段,当达到一定的程度,才会有一定的收益。创业急于奔着钱去的人,目光短浅,是难以成功的。”

 

  先就业半年是松子选择初尝社会的方式,这半年,经历的人情世故,让他学会如何为人处世。所以,他并不建议大学生毕业就急于创业,“创业之前一定先要评估自身能力,这不是说‘我行就能行的’,而先就业就是在实践中评估自己能力最好的途径。”

 

             我只是在用我的方式刻录幸福


  5个年头、1825个天数、43800个小时,松子已拍摄了500多对新人、走遍了整个四川、领略过不同国家的风情,上千张的照片记录着多少人的爱情、亲情与友情,幸福、温馨与感动。

 

  夕阳西下相互依偎的背影、新郎凝视新娘的满满爱意、将女儿交给另一个男人时父亲饱含泪水的双眼……一张张照片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想能拍出如此温情满溢作品的也定是个内心细腻、富含情感的人,他手指按下的快门、定格下的画面总是那么暖心。

 

  “做一个有情感的摄影师”是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要求,从08年奥运火炬传递的青年志愿者,到13年参与的大凉山“暖冬活动”,再到14年关爱四川雅安庐山县地震重灾区的留守老人,松子用他的拍摄方式来宣传公益活动。

 

  从摄影艺术和个人爱好上,他把婚礼摄影当作一种文化来做。“中国有56个民族,这就意味着至少有56种婚礼文化。”拍摄不同地域、不同的婚礼文化是松子的梦想,“要是在40岁之前,能领略完56个民族的婚礼文化,那件事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他说。

 

  (文/冯艳 图/胡烨 编辑/闵秀玲)